某GH。

屯点小东西。以及吸太太。
随缘复健。
在爬墙的边缘反复横跳。

#青峰自戏 有形之物终会消散

#有形之物终会消散
#原作衍生 WC诚凛战后
#青峰大辉2148

是冬日难得的艳阳天,万里无云,只有瑟瑟寒风似要证明什么一样胡乱咆哮。仰面朝天平平躺在天台上,抬臂将手背覆在眼上遮挡阳光,顺带也蹭蹭被冻得有些发红的鼻头。自与诚凛一战以来就没睡过好觉,方才睡着又梦见初中时的零碎片段,开心的不开心的一股脑倒出来,更叫人心烦意乱。
许多自以为已经忘记的情感如潮水般涌上来,压得叫人难以呼吸。说来这几天过得实在是浑浑噩噩,仿佛老天都在跟自己作对——分明可以待在家里躺在床上,这边又莫名地被拖去教人投篮;难得空出了休息时间准备到处转转,不知不觉偏偏晃到了桐皇篮球部。

刻意没有告诉任何人,偷偷摸摸溜到平常睡觉的天台上,躺下没一会便沉沉入梦。自第一次作为帝光一军主力站在球场上,到前不久打输比赛被强邀着与哲碰拳,大大小小、有的连自己都好像不记得的事情就在脑中盘旋,挥之不去。

手掌翻过来屈指捏捏无意中皱成一团的眉头,半睁开眼艰难适应头顶直射下来的刺眼光芒。虽说买了新球鞋,事实上也只是偶尔去一趟球场,实用的概率少之又少。白色的鞋面几乎一尘不染,即使当中确有护理得当的成分,也还是不得不承认这些天自己下意识逃避的行为。

——妈的,自己什么时候这么磨叽过。

梦消散得很快,醒来不一会便只剩下些模糊的影子,其余便是自己方才回忆起的种种感情。长时间张口导致喉中有些干燥,咽下一口唾沫充以缓解,似乎也要把那些杂七杂八的琐碎思绪也咽进肚去。单手撑地坐起身来,随意活动着因长时间没有运动而有些僵硬的各个关节,抬臂扶住脖颈扭得咔咔作响。想到还是先撤为好——听着楼下轻而有力的击球声,心底总有那么一点发痒。如是思索着,这边就感觉到裤兜里手机在震动。

取出手机也没注意看联系人姓名,迷迷糊糊翻开盖接通电话直接凑至耳边,篮球拍击地面的沉闷声响和胶质球鞋底与木地板摩擦的噪音反复回荡,加上数秒后少女尖锐的声音刺得耳膜生疼,叫人不得不将电话拿得远些。
狂摁键盘调低音量这才将手机重新抬了起来,听着对面人没完没了的唠叨,总算从长篇大论中挑出了关键语句。

——噢…已经被发现了啊。

……好吧,本来也不是为了偷懒才到这里的。

咂舌轻声嘀咕抱怨某过路人士眼神好得过分,拖长尾音掩饰潜意识中蹦出的莫名喜悦。蜷起腿身体前倾站立起来,双臂挥过头顶舒展全身,大口呼吸着冰凉刺骨的空气,头脑瞬间清醒了不少。动作保持许久终于垂下手重新接通了无意间挂断的电话,下定决心般深吸口气,简洁话语以略带嘶哑的嗓音从喉间滑出。

『来了。』

——既然已回不到过去,不如趁现在重新开始。

存下最近画的小人。

p1恶魔幼塞&夏合影(塞原先发过,后有改动
p2-3塞夏单张。
p4青黑儿童画。
p5安室透fish。

p1荷兰虫,p2托比虫
本身无cp,可能带一句话铁虫、PM。就不打tag了()

只是单纯地想画一下这两个小天使呜呜呜呜呜呜呜呜他们怎么可以这么可爱!!!!!!
托比的眼睛里有星星...()

lof迟来的六一快乐。

#花启时 青峰自戏

#花启时
#青桃ooc
#青峰大辉2148

『我说——你改天叫哲陪你一起来不就好了嘛。』
『麻烦死了。』

双手揣在裤兜里,远远望着蹦蹦跳跳跑远的女孩,眯眼叹了口气。明明已升上高二,却还像个初中的小姑娘似的,念念叨叨说要来赏花,碰巧哲近期又忙于学习,作为青梅竹马只得拖着倦怠的身子与人同行。
也不知她是如何找到这样一处偏僻的地方,地上几乎没有人的脚印,树林间时不时传来几声鸟鸣。一段时间之后,不知从何处开始,湿润的空气里渗入了些许花香,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跟随人左拐右绕,片刻满满一树的粉红赫然现于眼前。细看又与平日见到的樱花不同,椭圆的花瓣,花朵深浅不一的色彩,细长而被压得微微下垂的枝条,那样地似曾相识。蹙眉在脑中搜索好一会,才恍然想起教科书上那个配图详细介绍过的植物学名——桃。

——唯独这一种,绝对不应该忘记。

『哈?我怎么会知道那种东西。』

摆摆手回避人的问题,明知答案却最终选择听人兴冲冲为自己解说,愣从桃树的起源讲到种种奇妙的传说。这日之前,自己竟真没看出平常那个精明的五月是这样在意这些八卦迷信。背靠在不远处的一棵树上,合上眼倾听人的话语,或是与其他同学聊到过的八卦家常,或是对自己的各种不满唠叨,反正总归是左耳进右耳出。
暖春的氤氲中充斥着桃花的香气,甜腻得让人难以呼吸,又好像要诱惑人钻进美妙的陷阱。转念一想也不是全无道理,在日本这樱花遍地的国家,能见到这样盛开的观赏桃花的确难得。*

『喏。』

趁人沉浸于繁花美景,大致扫视花朵形态,选准目标径直来到树下,伸手折一朵淡粉的桃花。转过身来正好面对人,撩起她耳旁细碎的刘海,故作漫不经心样将花朵轻轻插到其耳边。安然看着人耳尖同脸颊一起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通红,自己竟也一时有些手足无措。匆匆忙忙撇过脑袋,有意无意地将目光转向那满树的烂漫。

『装什么装,就是说给你戴的意思啊傻瓜。』

——桃花启时,是你我新的开始。

——只是,宁做你爱情的俘虏。*

*这里特指垂枝碧桃。
*桃花花语,有改。

#你的善良,必须有点锋芒。

#夏尔自戏
#旧改
#原著红执事篇改,语言心理描写不完全来自原著。

细密的雨丝冲刷地面,死神镰刀的发出的阵阵巨响在小巷中回荡。
——这是恶魔与死神,看门犬与杀手的对决。

端庄的红衣女士安静地向自己走来,脚步声混着雨声,如严肃歌颂着的死亡的赞歌。只见人一改优雅面孔,手持凶器前端刀片反射出一抹银色泛着殷红的光芒。直径奔至自己所处位置。冷汗不知不觉渗出来,条件反射将手绕向后背,想要摸出偷偷带来的手枪,此时此刻却犹豫了。艳红身影背后已不知何时窜出了一道黑色影子,也被自己毫不犹豫地大声制止。
匕首被人高高举起,稍微停顿眼看已经对准自己的心脏——雨水顺着刀锋滴落至脸上,显得更加冰凉刺骨。

----

——那把匕首,终究未能落下来。

——她无法杀我,无法杀死自己的亲人。

——我是…这么认为的。

握着匕首的颤抖的双手,捏着棋子犹豫不断的两指。
……
你会输,仅仅是因为你的善良使你停滞不前。
你没有在这样的阴暗社会里活下去的资本。
你,失格了。

死神镰刀将美丽的女士身体整个刺穿。人与地面,都染上了艳丽的红色——她最喜欢的红色。

——我不会因那一点软弱的善良而犹豫迷茫。

----

葬礼的钟声响起,取出胸前白花换之为鲜艳亮丽的红玫瑰。抓起放在身边的红色长裙搭在肩上,走下马车,脱下帽子推开教堂厚重的大门径直慢步上前,皮鞋踩到地砖上发出清脆的声响。来到正对面的棺木边坐下,充耳不闻四周细碎的议论声,将长裙轻轻掩在化着精致妆容的女士身上,覆盖那样式简洁的白裙。把玫瑰小心翼翼插在人艳红的发际耳边,低声细语——

『这样朴素的裙子,一点都不适合你。』

『好好休息吧,安姨妈。』

#主食CP集合。

emm只是做个小总结而已。
可能时不时地更新存档。
主浪剧组打☆

☆BB
塞夏,塞伊,维夏,夏伊
罗格,威格
葬文,葬克,葬刘
黑红黄绿主仆

☆KNB
青黑友向
青桃,黑桃
奇迹的世代内销,赤绿,赤紫
板车,笠黄
日月,平丽,平顺平
无冠之五将内销

☆LL
希绘
all果all
以及官配

☆全职
一叶叶,吴叶,嘉世叶嘉世
叶all
喻黄,双花,林方,杰谦

BSD双黑互怼。

魔圆
焰圆,all圆all
杏沙。

终炽
红筱,筱三
米优

PH
奥基,基艾,杰奥,双子
猫兔,黑白
埃里主仆

☆DC
新兰,平和,平新友向
零我(。)

☆漫威
铁虫,贾尼
锤基,盾冬,鹰寡友向

☆老三部曲绿虫

神夏福华

跨剧组邪教
双黄(黄濑凉太*黄少天)
快希(怪盗基德*东条希)

曲梗#Ray of Shine. 青峰自戏

#曲梗 Ray of Shine
#ooc慎
#迷之铁汉柔情(?????)
#青峰大辉2148

方才还那么毒辣的烈阳开始徐徐下沉,宣告白昼的结束。傍晚的体育馆里,社团练习的人早已散尽。顺着所谓“晚上打篮球的鬼”的传言来到三军的练习室,试探性地打了招呼,却未想到竟真的得到了回应。

——这是我们最初的相遇。

----

杂物间里,各种乱七八糟的纸箱堆积如山,时光仿佛就此静止。那个篮球就摆在那不起眼的角落里,上面也生了不少灰。低下头,顺着已经磨得几乎要看不见的纹路轻抚球面,橡胶的质感依旧熟悉,只是已经变得冰凉。
那是中学和你练习时用的。

姗姗来迟,准备室里空无一人。灯也都熄灭了,本来狭窄的小房间里现在却显得颇为宽敞。懒得去开灯,索性独自立在里面更换服装。深色的队服映着古铜色的皮肤。舒展双臂,肩胛关节向后活动发出些僵硬的咔咔响声。临时做了些准备活动,这才缓步悠闲地走进赛场,强光突然曝在脸上刺得自己一时间睁不开眼。全员早已准备就绪。

——大概再也找不回来了,那种兴奋感。

——我想要的东西,已经不在了。

----

不论是生活还是学习,我们没有任何的相似之处。但只要接触到篮球,仿佛什么隔阂都能被轻松越过。
这份默契,还是那样的不可思议。

即便速度还差自己一截,可潜心研究的假动作的的确确被识破了。
即便动作稚嫩,可对篮球的爱丝毫不比自己逊色。
塞到背后的那根冰棍,真的很凉。

——这些重要的回忆,岂是说忘就能忘的?

----

『就像不知不觉会回到原点一样』

『成长也好,感情也好,全都停滞不前』

----

——如果可以的话,想要回到从前。
——像笨蛋一样单纯,每日理所当然地被美好的事物包围。

握住拳送到人面前,咧嘴露出洁白牙齿。对面人犹豫之余同样伸出拳头,回应过来的是那样灿烂的微笑。
那是第一次我们站在同一个赛场上。

——那时候的我啊,肯定很开心。

球场的另一边,似是荡漾出水蓝色的光。篮球就被包裹在那道光里,朝自己掷过来。看准时机伸手接下,掌心微弱的酥麻让自己感到有些难以置信的兴奋。嘴角那抹直率的笑容或许才能表示自己最真实的一面。
那样瘦小的手腕,到底怎么才能做出那样有力的传球?

----

——我们又一次站在了同一个赛场上,穿着不同的队服。
你蓄力于掌心,又一次将球击出,只是传球的对象已经改变。

蓦然间飞旋的篮球迎面扑来,宛若一只披着蓝羽的金雕。凭着往年的经验和自信毫不犹豫地伸手拦下,掌心却被那可怕的冲力一下子弹开。险些没站稳,一个趔趄向后退了两步,一时竟没反应过来——仅仅这几秒,好像经历了多么漫长的时间。抬起头惊讶地看到对面时,只见那双碧蓝的眸里闪烁的是坚定的光芒。

想要停止这些复杂的思绪,曾经的一幕一幕却像走马灯,一下子在脑海中播放出来。
——深秋时分,是我们最初的相遇;如今是寒冬,是我们久违的再会。

——只有篮球,我们真的很合拍。

----

『因为那是最初的奇迹』

『因为只是一米阳光』

----end----

啊。
以后会时不时把自己觉得还算能看一点的戏屯上来。

#假如黑篮只是一部剧。青黑。

#青黑
#假如黑篮只是一部剧
#短小
双方感情迟钝,把彼此当作哥们er。
天马行空式逻辑,慎点

——“下次我会赢。”

——“好的。”

----

“OK,OK,本段结束!今天先休息了!”

青峰和黑子双双收回碰在一起的拳头,脸上神情却还未彻底从戏里沉重的情感中收回来。但不一会儿,又立刻恢复了平日活蹦乱跳的模样。

这一幕他们已经重复拍了多次,却一直没能完全融入戏里,达到令人满意的效果。(据某不愿透露名字的火神表示,为这两人拍好这幕,他扛黑子扛得肩膀都快脱臼了)导演也困扰了很久。今天终于正式宣告结束,也算是能稍微放松一下了。

黑子吐了口气,似乎是从拍戏的状态中切换过来。转头接过桃井递来的水,不失礼貌地笑了笑道声“谢谢”,往嘴里灌了几大口水,脸上的红晕才消退了些。黑子的体质其实并不很好,被荻原拉来过来,接触了篮球之后才稍微有些好转;但这么久以来,运动的强度或压力稍微大一些,脸也还是会变得通红。

青峰一边走出背景,一边双手举过头顶伸了个懒腰。垂下手放松下来,随手抓起桌上自己的水瓶就要往口里倒水。可瓶子都快摁瘪了,也不见有一滴水流出来。

——啧。

“诶哲,把你的水借我喝点啊。”见旁边小小的蓝发人儿已经放下水杯正擦着汗,青峰不假思索地扯着嗓子大大咧咧叫了一声,也没等人同意,径直走过去拿起黑子的水杯立马举着咕咚咕咚喝了起来。

“太狡猾了,青峰同学。”

“好歹也要等我同意了再拿。”

“哈?嘛这种事随便啦——咱俩谁跟谁,是吧。”待青峰终于把黑子的水也喝了个精光,还象征性地晃了几下,这才转过头看向坐在沙发上一手捏着毛巾一手翻着剧本的人,打了个哈哈。此时他脸上挂着的,是他在剧里“多年”没有展现过的爽朗笑容。

“说起来,火神同学呢?”

“鬼知道,估计又跑哪里记词儿去了吧。”

现实中的火神作为海归,国语也的确不算太好,对文字更是毫不敏感,因此一结束拍摄,就立马不知道冲到哪个角落里背台词去了。而没了火神在场的青黑二人,反倒显得更加肆无忌惮,放飞自我。

青峰绕到沙发后面,把自己学校的长袖队服外套仔细给人披上,控制着面部表情好似不在意的样子念了人几句,“你本身身体就没多好,这一热一冷感冒了怎么办?还得打篮球呢吧。”语罢,青峰俯下身子从后面探过头来,同黑子一起看剧本,麦色的皮肤和虚白而泛着红的脸颊就这么贴在一起。青峰头上的汗水没擦干,只是把球服领子扯上来随便蹭了蹭而已。这一贴,一下子一深一浅颜色的头发就黏成了一片。

“那个……我刚刚擦完汗,这样我会很困扰的。”这是来自黑子的吐槽(?)。

如果有不知情的人,就方才几个动作而言,恐怕真要把这两人当作情侣了。

“……青峰同学,”黑子翻剧本的手在某一页忽然停了下来,不自觉地扯了扯肩上黑色的、大得快要能把自己整个包住的桐皇外套,稍稍犹豫了一会,最终还是决定冒着被打死的风险问出来。那一页,那一句话,他其实留意了很久,只是一直没有找到机会提起罢了。
黑子深深吸了口气,抱着赴死的心接着道:

“如果有一天,我们真的变成了剧里那样,要怎么…啊!”

然而不出所料,黑子的话还没说完,青峰的“魔爪”已经摁上他的发顶。青峰的手很宽,手指也很长,骨节分明,正是打篮球的漂亮的手。这样的一双手,黑子从初中第一次认识到青峰时,就再没忘记过。几把抓下来,即使没有镜子,黑子也能想到那神似鸡窝的模样。

“只是如果而已……青峰同学太较真了。”黑子眉头皱了皱,一边还双手理着头发,不满道。

青峰却是直起身来,蛮是认真地批评人的样子,看着黑子那反过来种种埋怨自己的样子,噗嗤一下咧开嘴露出了笑容,满脸的骄傲毫无保留。

“瞎说什么呢!”

“你可只是我青峰大辉的影子啊。”

----

背景补充:

现实中的青峰在黑子的激励下顺利度过了篮球生涯中最痛苦的初三年级。虽然二人依旧去了不同的学校(桐皇和诚凛),但关系并没有那么僵,甚至比初中更加了解彼此,关系更加密切。

火神在Alex的推荐下直接进了以篮球为主打的某豪门学校,在当中不断强化自己,在全国大赛上遇见青峰,棋逢对手,青峰也真正找回自己“想要的东西”。
青黑火三人私下慢慢熟悉,关系也逐渐好了起来。但基于种种因素,青黑的关系相对会更好一些。

----

回顾原著结果越看越扎心,没控制住自己的麒麟臂码了这一篇(…。),也算是希望青黑能有个好的结局吧。

逻辑被吃了(…。)
嗯?你问黑子注意的是哪一句?

你猜pei。